銀白的世界雖然美麗,但行走其間卻不這麼地悠閒,尤其雪深處

幸好此時已是早春,雪深之處不多

不一會兒已踏上花崗巨岩、Upper yosemite fall的頂端


來張俯瞰的吧


















站在這麼高的地方望向遠方層巒疊嶂的群峰

整個身體的能量好像也延伸開展出去,既感到無限大

又在這些巨岩前感覺自己是這景緻的一份子

紛亂的思緒好像都被趕跑

我喜歡這樣的感覺,腦袋停止的瞬間,一切只剩下感覺與體驗

當身處都市或是週遭有人時,很難進入這樣的狀態


底下的Yosemite lodge看起來好像很近,其實我只敢把相機拿出去照



















就在峭壁的轉角,有一隻松鼠怡然自得地吹風



















可惜旅遊鏡最遠只有到70,我也不敢再往前踏一步靠近懸崖旁

沒辦法有更靠近的照片~~



















回想這一路上來,真不曉得哪根筋不對

總覺得非得爬上來才表示到過Yosemite才可以

或許就是喜歡這樣的狀態吧

當看著地圖上長長一條路,完全沒有不可能的念頭

還再計畫爬上來後,順道一遊對面岩石的Yosemite point

甚至還想說看狀況,如果 yosemite point簡單的話

再往前推進到North point,實在是~~~會這麼累都是自己搞的~~~~



坐在岩石頂端稍作休息,這時,終於把省喝儉用的礦泉水喝完了

真糟糕,幸好地圖上看起來yosemite point只要稍微走一下就到了

下山也不會太需要水分~~~~應該還撐的過去


休息一下,酸軟的雙腿暫時恢復活力



Upper yosemite fall頂端的水流雖無奔騰之感

但端的是ㄧ往無回的氣勢下衝


激流揚起的風,刮過身旁,不禁又打了個哆嗦

心裡盤算著拿著空的瓶子裝水的可能性

不過只要稍有個閃失,就直接被沖到懸崖下,真的一去不還

還是算了


瀑布頂端的 Yosemite creek



















一坐木橋橫跨過 Yosemite creek通往對面的山頭,感覺好美啊~~



















走過了橋,頭痛的時候才開始,遠遠望向對邊的山壁

總覺得很好走,實際臨到山壁下,才覺得很陡

台北內湖的金面山還有好心人在山壁上鑿洞落腳

這裡可沒有~~~

不過幸運的是前面提到的那對父子剛好也踏上這段路

跟著他們走應該是沒問題的

於是看著他們遠遠的身影,我也踏上同樣的道路

這裡積雪比剛剛更多,常常步道都被淹蓋

只能夠看腳印來行走,這樣走了約半個小時,越來越喘~~~

看著地圖的方向,Yosmeite point應該是在我的右後方

但這對父子不斷往遠離point方向前進

雖然他們行走的方向好像依稀可以感覺底下有步道

但這樣越走越遠,會不會我還沒到就已經累垮了!?

一路山壁積雪上都有登山客的腳印

或許跟著這些腳印走算是捷徑,可以提早到

內心掙扎了大約十幾分,我決定放棄跟著這對父子走

開始尋著之前登山客在雪地上留下的腳印走


















但這樣走等於行走在陡峭的山壁上,多次都需要鼓起勇氣才敢繼續

由於有金面山的經驗,所以還免強可以應付這段山壁

想到當初第一次走金面山遇到峭壁時,我還趴在山壁往上攀

然後眼看下面一對夫婦用超快的速度上來

心裏還很挫折,為什麼他們年紀這麼大可以攀這麼快!

後來才知道原來是我自己敗給了恐懼,所以用了這麼多力氣

在斜度很大的山壁上直覺地用攀岩的方法上爬,只是怕掉下去

其實站直身體,稍為斜向山壁,就可以上去了

抬頭看著山頂上的稜線,再配合的地圖的方向與登山客腳印

又過了半個小時終於爬上山頭稜線,心理頓時鬆了口氣

踏著輕鬆的腳步前進,不一會就走到頂端


















四周的景致比剛剛更清楚了





































此時詢問了一個迎面走過來老太太,這裡是否就是yosemite point

她跟我說yosemite point在比較下面

這位熱心的老太太看我一個人拿著相機又沒帶腳架

就說要幫我拍照,哇塞~~當然開心地說好啊~~



















想想這老太太其實蠻厲害的,我都已經走的這麼累了

看外表歲數大概也有六七十歲,還能夠爬上這裡,實在了不起


這塊岩石上太多人聚集,英語又聽不太懂,呆了一下子就離開了

離開後又走到原本要去的 Yosemite point



















在當地時我還不曉得為什麼這地方還要特別命名為 Yosemite point

回家查資料才知道原來這個地方是最接近 Loss arrow spire的地方

Loss arrow spire(失落的箭矢)是獨立的花崗巨岩

外型就像一枝箭插在地上,沒有跟其他岩壁有連結

可惜回家才知道,不然我在這邊就搜尋一下這塊花崗巨岩


接著,這趟旅程第二個麻煩出現了

當初我走捷徑上來的,回去也走捷徑,這樣很簡單

但真的走回陡坡時,心裡暗叫不妙,陡坡易上難下

尤其下面接著的是水勢湍急的 Yosemite creek

就算不會直接落水,但從這麼高的地方滑下去絕對不會沒事的

左右張望一下,遠處也有一隊美國青年想要下去

那應該是條可行的路,跟著他們去應該沒問題


想不到臨到盡處更是可怕,心理連劃好幾個問號

他們到底是怎麼下去的,為什麼可以走這麼快?



於是我又退回到 Yosemite point,整理一下心情

決定不走岩壁,走有被雪覆蓋的地方

跟著前人的腳印走,真的太陡,就咬牙坐在雪地上下滑

起碼會比從岩壁上下滑好的多

用屁股當溜滑梯好幾次後,終於回到剛剛的路上

穿過了剛剛的木橋,回程在即

不過第一個麻煩 - 沒水的影響,終於在這時候出現了

看著奔騰的 Yosemite creek,心裡又冒出取水的念頭

但水勢態太急,我連靠近都不敢

轉頭看著身旁雪花花的世界,開始猶豫著到底要不要吃雪

想到昨天在登山用品店尋找用品時

關於水的描述都會提到注意梨形鞭毛蟲之類東西

有賣殺菌藥丸提供野外求生用水消毒,或是簡易幫浦過濾器

會賣這些東西是因為 Yosemite 這邊一定要注意這個嗎?

寄生蟲應該不會在這種低溫存活,不過細菌或病毒可不一定

但實在是渴的受不了,於是放棄堅守最後一道防線

心想就算感染,不過就是拉肚子罷了,回台灣後再吃藥就好

走到沒人踏過的地方,把比較深層的雪挖出來弄成雪球吃

這一吃就吃上癮了,連續弄了兩三個雪球來吃才能夠解渴

離開前還多弄了一個雪球拿在手上,打算邊走邊吃


此時天已將黑,回程的路上通常比較容易

但因為距離太長,仍然走了很久

回到路口時算算這趟路,總共走了九個半小時

比起第二天的Wawona point還多了兩個半小時

真是~~~到平地時一句話都講不出來

走到最近的 Yosemite lodge 餐廳時是晚上七點多




















看著琳瑯滿目的餐點,我什的都吃不下,只舀了一碗粥



















另外加點杯熱茶與狂喝三四杯水

明天~~~~

我要好好休息~~~別再爬這種累死人的行程了


創作者介紹

急症最前線、投資現金流

ufshan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rujhg7845
  • 路過看看哦,請加油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