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往前推到6/3號中午

一群七十幾人的團體在觀高坪等了一段時間後

才確定他們失去了薛光凱

只有放在地上的行李

還有每個人心中的期盼能夠顯示他曾經存在

在嚮導的建議下,留下幾個人繼續在山上尋找等待

其餘的人先下山到能夠通訊的地方求救


6/3號下午,北榮急診的高偉峰醫師接到通知後

跳過負責的最高單位 - 消防局

直接打電話給熟識山路的玉管處與玉警隊

請求幫忙 (注一),並臨時把班調開

6/4號一大早去東埔參與救援,提供醫療協助


6/3號晚上接到通知,我原本就想要跟高醫師直接上山

礙於6/4、6/5號兩天都有上班

而且不上班的同事都跟著高醫師一起出發

只好無奈的留在北榮繼續上班


6/3號晚上的搜尋並沒有找到

東埔的勝華旅館內充滿著憂心的氣氛

夜晚的寒冷就算了,山區又下著雨

失溫是個很大的問題,不安的情緒蔓延

不過薛媽媽到是鎮定~~~

瘦弱謙卑的身體隱藏著看不出的堅毅

還安慰著甚為難過自責的負責人  - 北榮骨折科主任


6/4號白天,消防局人馬也參與救援、指揮現場

可惜因為天候地形的關係,
派出的直昇機並沒有發揮多大的用途

不過事後想想,直昇機的派遣

與救援成功與否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一天又過去了,時間來到了6/5號

山難救援的黃金時間是72小時

不過這只就一般的情況來說

如果不小心失足跌下山谷、
骨折、頭部外傷

如果有大量失血、還有可怕的失溫

那就不太一樣了,可能連36小時都撐不到

凶多吉少這四個字浮現在每個人的腦海

不過可沒多少人公開說了出來

搜救仍然持續著~~~





 搜救中途








山路已經來來回回數次,
中間也發現了薛醫師鞋子的碎片

也推測可能跌下的路徑與範圍,
但怎麼搜索就是找不到

就在絕望情緒蔓延,
一點一滴地滲透進每一顆等待的心靈

搜救人員突然在八通關山道發現一個不該看到的人

那人全身衣服溼透,臉色蒼白

嘴巴微微顫顫地透出幾個字:「我迷路了」

救難人員呆了一下~~~~回問「你~~你是薛光凱嗎?」

那人不講話,慢慢的點頭~~~

當無線電傳來「人找到了,無大礙,只有虛脫無力」的話語後

歡呼聲炸裂了勝華旅館、榮總18樓骨科病房與骨科開刀房

每人臉上只有笑容,有些人帶著淚水

原本打算直接下山

但搜救人員發現薛醫師走路漂浮不穩,有時意識恍惚

而且只能夠慢慢喝水,吃東西就會吐

決定先在山上度過一晚,待體力稍微恢復之後再下山


6/5號白天,我接到同事電話問我是否要幫忙

而且還需要些藥物,並爬到山上

唉啊~~~我同事真了解我,那當然是ok啦~~~

我白天的班從早上九點到晚上九點

再加上我路不熟,其實這樣有點危險

不過當時腦袋沒想那麼多,就這樣一口答應


晚上九點

剛從南投回來上班的高醫師把我手上還剩下的case接走

我拿了些點滴的用具與藥物,就準備出發了

當晚台北下著傾盆大雨

而且從陸續的通話中得知,可能薛醫師可以自行下山

並不需要上山支援~~~
當時的我就有點不太想去了~~~

無奈已經答應帶缺少的藥物過去

並把我同事的車順便開過去

情況真是騎虎難下,只好無奈的出發

希望山路好開,半路不會睡著

腦袋預計著,應該是半夜兩點才會到吧

為避免睡著,一路狂飆超車

幸好腦袋還算清楚,想著這時候如果出問題,肯定很蠢

老天保佑,一路平安,晚上兩點準時到達東埔勝華旅館


6/6號早上原本預計五點起床,整裝上山

因為薛醫師可自行下山,所以我們睡到七點多

不過七點多骨科學長過來叫醒在睡眠中的同事跟我

告訴我們薛醫師身體仍然虛弱,我們還是要上山

他們慢慢從觀高屏下,我們上去跟他們會合






 協助下山







我才覺得有一些幹勁兒湧起來

跟著中區搜救隊的隊員,還有一些玉管處人員集合後

就沿著八通關古道慢慢往上走到中途休息的樂樂小屋

沿途中遇到台灣全紀錄的人馬

看著他們背著超重裝,每個背包至少都30公斤

不由得肅然起敬,感動起這份堅持


在樂樂小屋附近,跟上面下來的隊員通訊過後

知道他們大概再半個小時就會到達

於是就在樂樂山屋等待





 樂樂山屋等待人馬
 其中有幾個是台灣
 全紀錄的人





當薛醫師出現在樂樂山屋時,大家才鬆了一口氣

幫薛醫師打上點滴,注射藥物





拿攝影機的是中天記者
人還不錯,令人意外












 薛醫師為開口笑的
 鞋子穿上襪子,才
 有辦法從溪谷爬上來





約略灌了1000cc的葡萄糖水,薛醫師恢復了些元氣

停頓的腦袋有辦法整理思緒,多說些當時的情況

那段失去的時光才慢慢的解密出來


6/3號白天,幾十個人員組成的攻頂小組在成功登頂後

一群人就準備下山跟在關高屏等待的其餘人會合

薛醫師的鞋子早在連日使用下達到了極限

兩隻鞋子幾乎都開口笑了,於是就用彈性繃帶固定

但彈繃時常鬆脫需要重新固定

就在下山的過程中,慢慢與主要隊伍拉遠了距離

就在一個不小心,鬆脫的繃帶勾到了旁邊的不曉得什麼東西

絆倒的薛醫師就這樣跌了下去

跌到距離八通關古道約兩公尺深的地方

由於無處可供攀爬,只好沿著另外一條路徑下山

漸漸的越行越遠~~~~依照搜救人員比對

其實薛醫師的路徑中,曾經有跟八通關古道再次交會

但是因為不識山路,不曉得交會的不知名小路就是他要走的八通關古道

就這樣錯過了唯一回到正途的機會

薛醫師就繼續往下切,想著這樣應該也能夠下山吧

想不到,越走路越陡,天雨路滑

跌了一下之後,就一路往下滑道溪谷

直到用力採了一根突出的樹幹才止住下跌之勢

驚魂稍定,神志清楚後

慢慢的找了一個可供蹲座躺下之處等待救援

由於當初是輕裝攻頂

身上只剩下一條巧克力,還有外面披著防水的Gortex外套

並沒有雨衣可以阻擋雨水,防止寒氣入侵

他只能夠弓著身體,屈曲四肢,藉由顫抖保持著中心體溫

失去食物的他,只能夠摘取旁邊的野草嚼食,甚至抓河面的水蜘蛛來吃

晚上由於視幻與聽幻干擾著他,只好白天再睡覺


6/4號他聽到了直昇機的聲音,知道有人來救援

心中暗自下了決定

他今天不是在這邊冷死,就是往上爬的過程中摔死

於是他選擇上爬,就是死了也要上爬

由於6/4號時間已到下午,有點晚

他決定隔天早上再往上爬


6/5號清早,天微量,下定決心的他慢慢往上攀爬

中間遇到數次困難點,都咬著牙撐住

慢慢的終於爬到一個比較寬敞的地方

也在附近遇到了搜救人員,
才終於鬆了口氣

搜救人員說,要不是他能夠自己爬上來

絕對不會有人知道他在哪,也絕對找不到他

所以這次能夠獲救,除了老天保佑

除了不放棄的搜救人員,最重要的是他的求生意志


這次的事情,要謝的太多了,接下來,薛醫師可累了~~哈





與玉管處人員合影












被記者圍繞發問












搜救的過程中發生了兩件事情,真讓我感覺冥冥中自有天意

這是同事跟我,載著薛醫師他舅舅去烏日站時,在車上聊天聊到的

薛醫師山難事情發生後

舅舅的女兒幫忙到台南開封路上傳說最靈驗的土地公廟求籤

抽到的籤是上上籤,解籤人員說他平安,會獲救

搞不好還自己爬上來的

當時傳送的簡訊我希望他舅舅再給我看一次

簡訊上面真的就是這樣寫的

這是在救到之前發生的


另外一件事情也是在救到之前發生的

玉管處的某位主管到場後

提及某個通靈的人很有名,有事先請他算一下

他算完說,薛醫師命該有此劫,不過命不該絕

他應該在西南方、水邊

他不能幫上什麼忙,唯一能夠做的就是把救到的時間提早一點

應該會在禮拜二早上救到

這個通靈的人說的話,只有西南方沒辦法確定

地點與時間倒是全然吻合,薛醫師確實是在水邊

獲救時間也真的在禮拜二早上

而前一則解籤也提到搞不好是自己爬上來的

現實情況還真的是這樣~~~

真是~~~這種感覺不知道怎麼形容

就只能夠用冥冥中自有天意來說~~


整件事情告了一個段落

我唯一覺得可惜的是,為什麼我沒辦法禮拜一就上山呢?

六月我可以自己選擇上班時間,為什麼這麼巧就是這兩天上班呢?

或許是有什麼訊息隱藏在這安排選擇之中

只是我沒發現罷了


注一:搜救的負責單位是消防局,一般都是消防局接獲通知
   在告知當地消防局,由當地消防局統籌主持搜救事宜

注二:我未參與的部分,訊息由聊天得知,時間上不全部精準

創作者介紹

急症最前線、投資現金流

ufshan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sunny1203
  • 這篇要是讓無聊的記者看到, 最近又沒什麼八卦好報的話, 可能會被引用唷!
  • lzv
  • to sunny:
    其實這件新聞當人救到之後就沒什麼好報
    導的了.....

    假若主角往生了,那記者才會對後續發展
    有興趣
  • 翠玉
  • 你果真是一個好奇寶寶~不過也是因為你
    求知的心情才能讓你多吸收到很多其他人
    所沒看到的~下次有新新聞會再八掛給你
    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